不少

不过少年

杰克


    “真是可爱的玩偶啊~”
    “是啊,这可是我最喜欢的玩偶呢!”少年抱着一个一只黑色的小蝙蝠玩偶,仿佛在自言自语。
    “要不要试试把它剪开呢?你不想知道它的肚子里有什么嘛?”
    “可是……”少年似乎想争辩什么,抚着玩偶的手用力了些。
    “剪刀就在你的手边,为什么不试试呢?也许你会喜欢呢。”
    少年没有再说话,眼睛隐隐有些发红。被蛊惑的,拿起了剪刀。
    “啊,真可惜啊,里面什么都没有呢~”
    “玩偶……”
    你听见它的哭声了嘛?


    少年拿起了画笔,沾取着颜料。
    “你这双手,画画时倒是很好看。”
    “自恋!”少年顿了一顿,扯出一个微笑。
    “我倒是有一个更衬你手的事物,要不要试一试啊?”
    “不要。”
    恶魔不说话了,仿佛不曾存在过。
    这倒是一个好方法,画画能让他安静些。少年这么想着,那个恶魔。那个不知道为什么会缠绕在他身上的恶魔。
    “你心里想什么,我都知道哦~”
    心底又传出这么懒洋洋的一句话。
    “为什么?”少年面无表情,继续挥动着笔刷,捏着笔杆的手却分外用力。
    “因为,我就是你啊~”
    画室的角落堆着几只破旧的娃娃,棉花从肚子的开口处争先恐后的挤出来,暴露在空气中。
    它们的哭声,可真是美妙啊。


    青年披着风衣,坐在窗边。油灯燃着昏暗的火光,在窗前摇曳。
    “这些女人真是罪恶!”青年看着窗外的灯火。
    “嗤”恶魔笑了。“你觉得她们肮脏嘛?”
    “恩。”
    “那你是不是很厌恶她们呢?”
    “厌恶。”
    “那,我们杀了她们吧。”
    “开什么玩笑!”青年站了起来,带起一阵风,油灯剧烈摇晃了几下,颤悠悠地熄灭了。
    “玩笑,嘻。”恶魔嘲弄地模仿着青年的口吻。
    “够了,我休息去了。”青年丢下这一句,匆匆地跑走了。
    我会一直伴随你左右的。


    我现在是坏孩子,因为好孩子睡着了。
    夜晚的浓雾中,穿着风衣的青年行走在街道上。昏暗的路灯下,看不清他的脸。
    “这位客人~”女人娇笑着抱着他的手臂,用自己可观的胸部,讨好的蹭着英俊的客人。她知道怎么散发自己最大的魅力。
    “嗯”青年对她露出一个微笑。完全看不出,几分钟前,他吐出“肮脏”这个词汇时的厌恶。
    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。
    走进没人的小巷子里,女人急切的扯着青年的衣服,她需要钱。用自己身体换来的钱。
    青年的脸上的笑容愈加诡异,女人隐隐有些不安,她的动作停了下了。
    刀已经抵上了她的肚子。
    “不,不要!!!”
    女人惊慌失措地推开她百般讨好的客人,跑了几步却被高跟鞋绊倒在地上。
    为什么要逃走呢?是我招待不周嘛。


    青年是在铁锈味中苏醒。周围是自己熟悉的摆设,是自己的房间。
    茶几上却摆放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。
    一把长长的刀。
    染着血迹的刀。
    似乎还沾染着受害者的哀嚎。
    “喜欢吗?”
    “你,你这个恶魔!!”青年一下子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。
    “我可是帮你完成了心愿啊。不过我们是同一个人,就不要什么报酬了,嘻嘻”声音依旧是笑着的。
    “够了!!!我说那是个玩笑!!”青年把刀狠狠地扔在地上。
    “玩笑,这可不是玩笑哦。”
    游戏已经开始了,让我们一直一直玩下去吧。
    你的愿望我都会完成的。


    青年每一次醒来,都会看见,茶几上摆放的刀。
    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厚。
    “求求你,不要再做了。”
    “不,你的心愿,我一定要好好完成啊。”
    报纸上,五个女人的尸体照片印在开头。给面子的用了最大的板块。
    无一例外,她们的肚子都被划开。内脏被扯出体外。
    就像,就像那堆破损的娃娃。
    报纸上的消息怂人听闻。
    那个藏在迷雾中的恶魔,监视着这座城市。
    青年的左手五指仿佛不是自己的。
    五把锋利的刀,牢牢的焊在自己的手指上。
    凝固的血有些发黑。那是五个人的血。
    “不可以丢掉自己的凶器哦,开膛手先生。”恶魔在耳边低语 ,“你看,它们多么诱人啊,和你的手,多么般配。”
    用五根手指,就能弹奏出人世间最真切的音符。


    街上的行人越发少了。
    浓雾越发厚重。所有人都快步走着。不敢多张望。
    “你看,他们瑟瑟发抖的样子多可爱啊。”恶魔的声音激动的有些发抖,“真想让他们死在我的刀下,死在你的手上。”
    “……”青年不再说话,只是立在窗边,看着越来越少的行人。
     这座城市仿佛已经废弃了。
    “不要再杀人了。”
    “不行呀”许是回答了太多次,恶魔的声音透着不耐烦。
    今天晚上又有谁会被杀呢?
    请,请一定要阻止我啊。
    如果可以的话。
    恶魔在浓雾深处,伸出了爪子。


    〖我有一份小礼物--杰克〗
    青年睁眼就看见床帐上贴着的便利贴。同时,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在鼻尖,很新鲜,源源不断。
    青年瞬间清醒过来。
    茶几上,以往放刀的地方摆着一个礼盒。
    〖不过不是送给你的,嘻嘻--杰克〗
    茶几上覆盖着便利贴。
     盒子上也贴着一张。
    〖不打开看看嘛--杰克〗
    青年皱了皱眉,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    轻轻揭开盖子,血腥味几乎凝成实质。一副内脏映入眼帘,下方垫着几张纸巾,现在已经被血水浸湿。
    青年干呕着寻找纸巾。
    〖请帮我寄到警察局吧,他们太令人失望了,你也是这么想的吧--杰克〗
    青年借纸巾掩住口鼻,戴着刀具的手,正好可以把礼盒拿起。
    一张便利贴藏在盒子的下方,借着礼盒被拿起的力道,轻轻飘起。
    〖好好伪装自己哦,我可不想晚上的时候发现自己在监狱里。--杰克〗
    晚上?青年抓住了这个词。
    每次恶魔控制自己的时候,永远都是自己睡着的时候。那,若是不睡。那恶魔是不是不会出现。
    右手拿着礼盒,左手缩在长长的袖子里。
    明明还是初秋。雾浓得不像话,只能看见方圆十里的建筑。
    青年缩了缩身子。即使知道恶魔不会出现,却也觉得寒冷。
    阻止我吧,如果你做的到话。


    “真是不乖啊,为什么不好好睡觉呢。”杰克抚着自己的脸,有些可惜的说道。
    好在还算听话,礼物已经寄出去了。这座死城仿佛在做最后的挣扎。
    异常混乱。
    “真是有意思啊,你看看他们,多么可爱,多么有趣啊。”杰克叩击着窗户自言自语。
    你知道混乱的好处是什么吗?它能带来公平,坏的一半,好的一半。只不过可惜,你看不见了。
    让这个城市更混乱一些吧,让大家都加入这场狂欢。
    令人着迷的盛宴。


    身穿黑色风衣的青年静立在窗边,仿佛下一秒就向你看来,对你露出一个温暖如春风的微笑。
    但它只是一副画。
    一朵新鲜的玫瑰倚在画上,以及画框上落下的一个吻。

评论(4)
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