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少

不过少年

作家笔下的景物描写

一个奶味儿的嗝儿:

先介绍一下景物描写√


○景物描写,是指对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中的风景、物体的描写。景物描写主要是为了显示人物活动的环境,使读者身临其境。

○景中有物——写什么景物,将特征写具体,有所侧重,不可面面俱到。灵活运用一些修辞方法。

景中有序——如时间顺序、移步换景、由总到分,由面到点,由物到人,由实到虚。

景中有变——山水结合、动静结合、人物结合,花草结合。景中有叙——单一写景会显得单调,可适当插入叙事,引文,以深化或丰富景物内容。

景中有情——在描写过程中适当抒情议论,自然流露对自然的热爱之情。

景中有理——通过观察联想,感悟景物或景物变化中所蕴含的人生哲理。


△以上摘自百度百科



记得以前有人说过一直不会写环境景物之类的...就找来了一些作家的环境描写。

●三十年前的上海,一个有月亮的晚上......我们也许没赶上看见三十年前的月亮。年轻的人想着三十年的月亮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,像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,陈旧而迷糊。老年人回忆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欢愉的,比眼前的月亮大,圆,白;然而隔着三十年的辛苦路往回看,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带点凄凉。天快亮了。那扁扁的下弦月,低一点,低一点,大一点,像赤金的脸盆,沉了下去。她接不上气来,歇了半响,窗格子里,月亮从云里出来了。墨灰的天,几点疏星,模糊的缺月,像石印的图画,下面白云蒸腾,树顶上透出街灯淡淡的圆光。隔着玻璃窗望出去,影影绰绰乌云里有个月亮,一搭黑,一搭白,像个戏剧化狰狞的脸谱。一点,一点,月亮缓缓的从云里出来了,黑云底下透出一线炯炯的光,是面具底下的眼睛。今天晚上的月亮比哪一天都好,高高的一轮满月,万里无云,像是漆黑的天上一个白太阳。窗外还是那使人汗毛凛凛的反常的明月--漆黑的天上一个灼灼的小而白的太阳。月光里,她的脚明月一点血色--青,绿,紫,冷去的尸身的颜色。她想死,她想死。她怕这月亮光,又不敢开灯。
 ----张爱玲《金锁记》

● 快半夜时突然下起了大雨。我不时醒来,从廉价窗帘的缝隙看夜幕下的高速公路。雨点出声地猛打车窗,沿路排列的路灯变得隐隐约约。路灯宛如刻在世界上的刻度,以相同的间距无限延展开去。新灯光被拉到跟前,下一瞬间便成旧灯光闪去背后。意识到时,时针已移过半夜十二点,我的十五岁生日于是自动来临,就好像被谁推上前来的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● 荷塘的四面,远远近近,高高低低都是树,而杨柳最多。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;只在小路一旁,漏着几段空隙,像是特为月光留下的。树色一例是阴阴的,乍看像一团烟雾;但杨柳的丰姿,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。树梢上隐隐约约的是一带远山,只有些大意罢了。树缝里也漏着一两点路灯光,没精打采的,是渴睡人的眼。这时候最热闹的,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;但热闹是它们的,我什么也没有。
——朱自清《荷塘月色》

●如果以一天中的时间来对应四季,当然春天是早晨,夏天是中午,秋天是黄昏,冬天是夜晚。
如果以乐器来对应四季,我想春天应该是小号,夏天是定音鼓,秋天是大提琴,冬天是圆号和长笛。
要是以这园子里的声响来对应四季呢?那么,春天是祭坛上空漂浮着的鸽子的哨音,夏天是冗长的蝉歌和杨树叶子哗啦啦地对蝉歌的取笑,秋天是古殿檐头的风铃响,冬天是啄木鸟随意而空旷的啄木声。
以园中的景物对应四季,春天是一径时而苍白时而黑润的小路,时而明朗时而阴晦的天上摇荡着串串扬花;夏天是一条条耀眼而灼人的石凳,或阴凉而爬满了青苔的石阶,阶下有果皮,阶上有半张被坐皱的报纸;秋天是一座青铜的大钟,在园子的西北角上曾丢弃着一座很大的铜钟,铜钟与这园子一般年纪,浑身挂满绿锈,文字已不清晰;冬天,是林中空地上几只羽毛蓬松的老麻雀。
以心绪对应四季呢?春天是卧病的季节,否则人们不易发觉春天的残忍与渴望;夏天,情人们应该在这个季节里失恋,不然就似乎对不起爱情;秋天是从外面买一棵盆花回家的时候,把花搁在阔别了的家中,并且打开窗户把阳光也放进屋里,慢慢回忆慢慢整理一些发过霉的东西;冬天伴着火炉和书,一;遍遍坚定不死的决心,写一些并不发出的信。
还可以用艺术形式对应四季,这样春天就是一幅画,夏天是一部长篇小说,秋天是一首短歌或诗,冬天是一群雕塑。
以梦呢?以梦对应四季呢?春天是树尖上的呼喊,夏天是呼喊中的细雨,秋天是细雨中的土地,冬天是干净的土地上的一只孤零的烟斗。
——史铁生《我与地坛》

● 月光如银子,无处不可照及,山上篁竹在月光下皆成为黑色。身边草丛中虫声繁密如落雨。间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,忽然会有一只草莺“落落落落嘘!”啭着它的喉咙,不久之间,这小鸟儿又好象明白这是半夜,不应当那么吵闹,便仍然闭着那小小眼儿安睡了。
——沈从文《边城》

● 微风早经停息了;枯草支支直立,有如铜丝。一丝发抖的声音,在空气中愈颤愈细,细到没有,周围便都是死一般静。两人站在枯草丛里,仰面看那乌鸦;那乌鸦也在笔直的树枝间,缩着头,铁铸一般站着。
——鲁迅《药》

● 紧急警报发出后快半点钟了,天空里隐隐约约地响着飞机的声音,街上很静,没有一点亮光。他从银行铁门前石级上站起来,走到人行道上,举起头看天空。天色灰黑,象一块褪色的黑布,除了对面高耸的大楼的浓影外,他什么也看不见。他呆呆地把头抬了好一会儿,他并没有专心听什么,也没有专心看什么,他这样做,好象只是为了消磨时间。时间仿佛故意跟他作对,走得特别慢,不仅慢,他甚至觉得它已经停止进行了。夜的寒气却渐渐地透过他那件单薄的夹袍,他的身子忽然微微抖了一下。这时他才埋下他的头。他痛苦地吐了一口气。他低声对自己说:“我不能再这样做!”
——巴金《寒夜》

● 突然之间,四下里万籁无声。少林寺寺内寺外聚集豪士数千之众,少室山自山腰以至山脚,正教中人至少也有二三千人,竟不约而同的谁都没有出声,便有人想说话的,也为这寂静的气氛所慑,话到嘴边都缩了回去。似乎只听到雪花落在树叶和丛草之上,发出轻柔异常的声音。令狐冲心中忽想:“小师妹这时候不知在干甚么?”
——金庸《笑傲江湖》

● 两人之间的海面越拉越广,终于小昭的座舰成为一个黑点,终于海上一片漆黑,长风掠帆,犹带呜咽之声。
——金庸《倚天屠龙记》


● 吉普车在山顶的公路上慢行着,公路一侧的下面是重重复复的山头和深浅不一的山谷。山和谷都是绿的,但绿得不一样。浅黄的、浅绿的、深绿的。每一个山头和山谷多是一种绿法。大抵越是低处,颜色越浅;越往上,越深。新雨初晴,日色斜照,细草丰茸,光泽柔和,在深深浅浅的绿山绿谷中,星星点点地散牧着白羊、黄犊、枣红的马,十分悠闲安静。迎面陡峭的高山上,密密地矗立着高大的云杉。一缕一缕白云从黑色的云杉间飞出。这是一个仙境。我到过很多地方,从来没有觉得什么地方是仙境。到了这儿,我蓦然想起这两个字。我觉得这里该出现一个小小的仙女,穿着雪白的纱衣,披散着头发,手里拿一根细长的牧羊杖,赤着脚,唱着歌,歌声悠远,回绕在山谷之间……
——汪曾祺《天山行色》

● 多少日子以来,他向上,又向上;升高,降低一点,又升得更高。他爬的山太多了。山越来越高,山头和山头挤得越来越紧。路越来越小,也越来越模糊。他仿佛看到自己,一个小小的人,向前倾侧着身体,一步一步,在苍青赭赤之间的一条微微的白道上走。低头,又抬头。看看天,又看看路。路像一条长线,无穷无尽地向前面画过去。云过来,他在影子里;云过去,他亮了。他的衣裙上沾了蒲公英的绒絮,他带它们到远方去。有时一开眼,一只鹰横掠过他的视野。山把所有的变化都留在身上,于是显得亘古不变。他想:山呀,你们走得越来越快,我可是只能一个劲地这样走。及至走进那个村子,他向上一看,决定上山借宿一宵,明天该折回去了。这是一条线的尽头了,再往前没有路了。
——汪曾祺《复仇》

● 天空早起了黑云,漏出疏疏几颗星,风浪像饕餮吞吃的声音,白天的汪洋大海,这时候全消化在更广大的昏夜里。衬了这背景,一个人身心的搅动也缩小以至于无,只心里一团明天的希望,还未落入渺茫,在广漠澎拜的黑暗深处,一点萤火似的自照着。
——钱钟书《围城》



因为是自己一本本找的所以并没有找太多...不过都是我个人觉得十分好的片段。

最后再放上一段近日读觉得很棒的段落,


● 而那一条没有风,没有人的街,就像我们如今的心。它曾经人来人往过,热闹过,可是每当夜晚来临,它却只是一个人卧在黑暗里,静静地想,什么时候,只要有一盏路灯亮,一盏,就好了。
——七堇年《九月十三》




以上,


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今天捡到一只小猫,是一只三花,两个月大,可能更小些,她旁边有一只死掉的黑白猫,在高中旁边捡到的,在舔吃完的香肠壳。我和神仙想找一家店,买一点烤肠,但是没有,那里很偏僻,只有一家小菜馆,那里的老板娘养了许多的狗,她给了一条小鱼,但是小猫不吃,最后神仙还是把猫抱了出来,我带它去了小菜馆那里,老板娘说,太多狗了,会咬猫的,就给了我们一个盒子,我们带着她去了江滨公园旁的宠物诊所。杀了虫,买了猫粮,然后带着她寻找可以领养她的人。
然后神仙要配眼镜,去了毛源昌,然后里面有一个姐姐,她说她家里以前养过许多猫,现在家里还有小狗,我就把小猫给她了,希望她能好好养吧(「・ω・)「嘿
希望小猫可以快乐,幸福生活(「・ω・)「嘿

我抽到疾风了撒嗷嗷嗷嗷嗷嗷嗷哦啊哦奥嗷嗷嗷哦嗷嗷嗷啊!!!!!!!!

月色真美,你真好看

杰克


    “真是可爱的玩偶啊~”
    “是啊,这可是我最喜欢的玩偶呢!”少年抱着一个一只黑色的小蝙蝠玩偶,仿佛在自言自语。
    “要不要试试把它剪开呢?你不想知道它的肚子里有什么嘛?”
    “可是……”少年似乎想争辩什么,抚着玩偶的手用力了些。
    “剪刀就在你的手边,为什么不试试呢?也许你会喜欢呢。”
    少年没有再说话,眼睛隐隐有些发红。被蛊惑的,拿起了剪刀。
    “啊,真可惜啊,里面什么都没有呢~”
    “玩偶……”
    你听见它的哭声了嘛?


    少年拿起了画笔,沾取着颜料。
    “你这双手,画画时倒是很好看。”
    “自恋!”少年顿了一顿,扯出一个微笑。
    “我倒是有一个更衬你手的事物,要不要试一试啊?”
    “不要。”
    恶魔不说话了,仿佛不曾存在过。
    这倒是一个好方法,画画能让他安静些。少年这么想着,那个恶魔。那个不知道为什么会缠绕在他身上的恶魔。
    “你心里想什么,我都知道哦~”
    心底又传出这么懒洋洋的一句话。
    “为什么?”少年面无表情,继续挥动着笔刷,捏着笔杆的手却分外用力。
    “因为,我就是你啊~”
    画室的角落堆着几只破旧的娃娃,棉花从肚子的开口处争先恐后的挤出来,暴露在空气中。
    它们的哭声,可真是美妙啊。


    青年披着风衣,坐在窗边。油灯燃着昏暗的火光,在窗前摇曳。
    “这些女人真是罪恶!”青年看着窗外的灯火。
    “嗤”恶魔笑了。“你觉得她们肮脏嘛?”
    “恩。”
    “那你是不是很厌恶她们呢?”
    “厌恶。”
    “那,我们杀了她们吧。”
    “开什么玩笑!”青年站了起来,带起一阵风,油灯剧烈摇晃了几下,颤悠悠地熄灭了。
    “玩笑,嘻。”恶魔嘲弄地模仿着青年的口吻。
    “够了,我休息去了。”青年丢下这一句,匆匆地跑走了。
    我会一直伴随你左右的。


    我现在是坏孩子,因为好孩子睡着了。
    夜晚的浓雾中,穿着风衣的青年行走在街道上。昏暗的路灯下,看不清他的脸。
    “这位客人~”女人娇笑着抱着他的手臂,用自己可观的胸部,讨好的蹭着英俊的客人。她知道怎么散发自己最大的魅力。
    “嗯”青年对她露出一个微笑。完全看不出,几分钟前,他吐出“肮脏”这个词汇时的厌恶。
    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。
    走进没人的小巷子里,女人急切的扯着青年的衣服,她需要钱。用自己身体换来的钱。
    青年的脸上的笑容愈加诡异,女人隐隐有些不安,她的动作停了下了。
    刀已经抵上了她的肚子。
    “不,不要!!!”
    女人惊慌失措地推开她百般讨好的客人,跑了几步却被高跟鞋绊倒在地上。
    为什么要逃走呢?是我招待不周嘛。


    青年是在铁锈味中苏醒。周围是自己熟悉的摆设,是自己的房间。
    茶几上却摆放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。
    一把长长的刀。
    染着血迹的刀。
    似乎还沾染着受害者的哀嚎。
    “喜欢吗?”
    “你,你这个恶魔!!”青年一下子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。
    “我可是帮你完成了心愿啊。不过我们是同一个人,就不要什么报酬了,嘻嘻”声音依旧是笑着的。
    “够了!!!我说那是个玩笑!!”青年把刀狠狠地扔在地上。
    “玩笑,这可不是玩笑哦。”
    游戏已经开始了,让我们一直一直玩下去吧。
    你的愿望我都会完成的。


    青年每一次醒来,都会看见,茶几上摆放的刀。
    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厚。
    “求求你,不要再做了。”
    “不,你的心愿,我一定要好好完成啊。”
    报纸上,五个女人的尸体照片印在开头。给面子的用了最大的板块。
    无一例外,她们的肚子都被划开。内脏被扯出体外。
    就像,就像那堆破损的娃娃。
    报纸上的消息怂人听闻。
    那个藏在迷雾中的恶魔,监视着这座城市。
    青年的左手五指仿佛不是自己的。
    五把锋利的刀,牢牢的焊在自己的手指上。
    凝固的血有些发黑。那是五个人的血。
    “不可以丢掉自己的凶器哦,开膛手先生。”恶魔在耳边低语 ,“你看,它们多么诱人啊,和你的手,多么般配。”
    用五根手指,就能弹奏出人世间最真切的音符。


    街上的行人越发少了。
    浓雾越发厚重。所有人都快步走着。不敢多张望。
    “你看,他们瑟瑟发抖的样子多可爱啊。”恶魔的声音激动的有些发抖,“真想让他们死在我的刀下,死在你的手上。”
    “……”青年不再说话,只是立在窗边,看着越来越少的行人。
     这座城市仿佛已经废弃了。
    “不要再杀人了。”
    “不行呀”许是回答了太多次,恶魔的声音透着不耐烦。
    今天晚上又有谁会被杀呢?
    请,请一定要阻止我啊。
    如果可以的话。
    恶魔在浓雾深处,伸出了爪子。


    〖我有一份小礼物--杰克〗
    青年睁眼就看见床帐上贴着的便利贴。同时,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在鼻尖,很新鲜,源源不断。
    青年瞬间清醒过来。
    茶几上,以往放刀的地方摆着一个礼盒。
    〖不过不是送给你的,嘻嘻--杰克〗
    茶几上覆盖着便利贴。
     盒子上也贴着一张。
    〖不打开看看嘛--杰克〗
    青年皱了皱眉,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    轻轻揭开盖子,血腥味几乎凝成实质。一副内脏映入眼帘,下方垫着几张纸巾,现在已经被血水浸湿。
    青年干呕着寻找纸巾。
    〖请帮我寄到警察局吧,他们太令人失望了,你也是这么想的吧--杰克〗
    青年借纸巾掩住口鼻,戴着刀具的手,正好可以把礼盒拿起。
    一张便利贴藏在盒子的下方,借着礼盒被拿起的力道,轻轻飘起。
    〖好好伪装自己哦,我可不想晚上的时候发现自己在监狱里。--杰克〗
    晚上?青年抓住了这个词。
    每次恶魔控制自己的时候,永远都是自己睡着的时候。那,若是不睡。那恶魔是不是不会出现。
    右手拿着礼盒,左手缩在长长的袖子里。
    明明还是初秋。雾浓得不像话,只能看见方圆十里的建筑。
    青年缩了缩身子。即使知道恶魔不会出现,却也觉得寒冷。
    阻止我吧,如果你做的到话。


    “真是不乖啊,为什么不好好睡觉呢。”杰克抚着自己的脸,有些可惜的说道。
    好在还算听话,礼物已经寄出去了。这座死城仿佛在做最后的挣扎。
    异常混乱。
    “真是有意思啊,你看看他们,多么可爱,多么有趣啊。”杰克叩击着窗户自言自语。
    你知道混乱的好处是什么吗?它能带来公平,坏的一半,好的一半。只不过可惜,你看不见了。
    让这个城市更混乱一些吧,让大家都加入这场狂欢。
    令人着迷的盛宴。


    身穿黑色风衣的青年静立在窗边,仿佛下一秒就向你看来,对你露出一个温暖如春风的微笑。
    但它只是一副画。
    一朵新鲜的玫瑰倚在画上,以及画框上落下的一个吻。

童养媳_(:з」∠)_


耽美!!!!

童养媳

少年的梦想是当天下第一。

“我的梦想是当天下第一!只要…只要武功天下第一就好了!”少年仰着头,比着剑,看着眼前倚剑而立的大侠。

天下第一的大侠。

“你要挑战我?”大侠歪了歪头。风卷乱了他的头发,嘴角带着笑意。

“是的!”少年看着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大侠,坚定的点了点头,“我要打败你!”

“不约。”

“决一死战吧!!!?为什么不约?约嘛大侠,还是说你怕了?”少年的豪情一下子转不过弯来,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,忽的又挑着眉,装作不屑的样子。

大侠有点想笑。

“挑衅也没有用。”

“那,那你要怎么才跟我决斗!”

“不约不约。”

“我我我!我!我我雇佣你!!!”少年脸涨得通红,看大侠真的转身就走,终于闭着眼喊了出来。“跟我打一场!”

“嗤”

大侠有些失笑,他自然看得出来,眼前的少年不过是三脚猫功夫。

“你可知道,我的费用可不低哦。”

“我知道!”少年鼓着脸颊,从怀里掏啊掏啊,一个重重的布包被摸了出来,这么一看,少年的身板有瘦弱了许多。

“给你”少年把布包交到大侠手里。

早有准备啊……大侠掂了掂布包,提了剑走到少年面前,蹲下:“说吧,要我做什么?”

“跟,跟我决斗!”少年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又红了。

“好吧”

决斗没有持续很久,少年离开的时候和来的时候一样斗志昂扬。

“我一定还会回来找你的!!!”

大侠微微一笑。

有点意思。

当一袋子的银子放在桌子上的时候,大侠拿酒的手有点颤抖。

“我来找你了”少年在大侠身边站着。出于礼貌的缘故,剑好好的收在剑鞘里。

“来喝酒,喝完酒在和你打。”

大侠看着少年装作镇静得举起酒杯大口的喝了一口,结果还是呛得不行。

“嗤”大侠借着酒杯隐着自己的笑意。

少年的脸又红成一片,不只是呛得还是怎样。

意料之中,少年背着剑踏着夕阳离开。

“我还会回来的!”

这位少年人有点傻,似乎还钱多……

挺有意思。

“大侠!”

“大侠!!”

“大侠我又来找你了!”

少年长成了少侠。

大侠的金库填了不少。

“大侠,请指教!”

少侠端正立在大侠身边。

“喝酒。”大侠歪着头看着眼前人,点了点酒杯。

少侠一饮而尽,只是耳垂有些微红。

大侠的友人正巧撞见,轻呼一声,捂着嘴坐在了大侠身边。

少侠挠了挠头,有些不太自在。

大侠微笑。

“你先等一下吧。”

“好!”少侠看了眼大侠的友人,稍稍欠身。

“没有说你。你好好吃,我先走了”大侠起身,拍了拍少侠的肩膀,对友人点了点头。

少侠的脸腾得红了起来。

……

“他是什么人啊?”友人凑到大侠身边,“你不是不喜欢别人动你的东西嘛?他喝的可是你的杯子诶。他是谁啊?”

大侠冲友人眨了眨眼。

“童养媳。”


低落的裘克|ω・)


    红色的小丑提着火箭筒。
    金属制的义肢叩击着地面,却没有了往日的清脆。
    大门的光亮在远处闪着,他却没有了再追击的欲望。
    快走吧,快走吧
    伸手将冒着火星的狂欢椅扶正。
    身躯都埋进了软软的坐垫中。
    白蓝相间的火箭筒带着点点发黑的血迹,红色的火箭头染了锈斑。
    自从电锯丢失了之后,只有这火箭筒一直陪着他。
    拍了拍自己的老伙计,将它摆在了身边。我好像,只有你了。
    来人似乎并没有掩饰自己脚步的声音,嘻笑着在狂欢椅周边窜来窜去,极尽挑衅之姿。
    他知道来者是谁。
    那个带着球的小子。
    那个把自己耍的团团转的家伙。
    滚开!裘克发出威胁的声音,他摆了摆双手,却并没有起身的意思。
    “嘘嘘!!”前锋吹着口哨,眼神尽是挑衅。甚至还冲裘克摆了摆手,把所有想到的动作都做了一遍,“来抓我啊!”
    裘克只是把手搭在了火箭筒上,就看见那个小子带着球瞬间跑走了。
    嘁。
    红白相间的小丑仿佛和狂欢之椅融在一起。
    即使带着微笑小丑的脸,也不能掩饰自己的疲惫与失落。
    都走吧,都走吧
    周围除了草被风吹动的声音,再无其它。
    粗砺的手套摩擦着脸颊。
    抱歉我只是太累了。
    让我休息一会吧。

    然后小丑就被放飞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