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少

不过少年

我已经预感到明天是公主抱大狂欢了,玫瑰与气球齐舞,佛系和魔系共存。

八月十六日记

我太太人美歌甜,画画牛逼还会做看上去就很好吃的小饼干。吹爆。虽然我没吃过。吹爆!!!!!

八月十三日记

和你聊天就好像吃糖,今天好开心,要消化一下啊。但是,我只有这种事情能和你聊这么久了,这么一想,也挺悲哀的。而且聊天有时候也不会在一个频率上,和我聊天很累吧……|ω・)

童养媳_(:з」∠)_


耽美!!!!

童养媳

少年的梦想是当天下第一。

“我的梦想是当天下第一!只要…只要武功天下第一就好了!”少年仰着头,比着剑,看着眼前倚剑而立的大侠。

天下第一的大侠。

“你要挑战我?”大侠歪了歪头。风卷乱了他的头发,嘴角带着笑意。

“是的!”少年看着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大侠,坚定的点了点头,“我要打败你!”

“不约。”

“决一死战吧!!!?为什么不约?约嘛大侠,还是说你怕了?”少年的豪情一下子转不过弯来,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,忽的又挑着眉,装作不屑的样子。

大侠有点想笑。

“挑衅也没有用。”

“那,那你要怎么才跟我决斗!”

“不约不约。”

“我我我!我!我我雇佣你!!!”少年脸涨得通红,看大侠真的转身就走,终于闭着眼喊了出来。“跟我打一场!”

“嗤”

大侠有些失笑,他自然看得出来,眼前的少年不过是三脚猫功夫。

“你可知道,我的费用可不低哦。”

“我知道!”少年鼓着脸颊,从怀里掏啊掏啊,一个重重的布包被摸了出来,这么一看,少年的身板有瘦弱了许多。

“给你”少年把布包交到大侠手里。

早有准备啊……大侠掂了掂布包,提了剑走到少年面前,蹲下:“说吧,要我做什么?”

“跟,跟我决斗!”少年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又红了。

“好吧”

决斗没有持续很久,少年离开的时候和来的时候一样斗志昂扬。

“我一定还会回来找你的!!!”

大侠微微一笑。

有点意思。

当一袋子的银子放在桌子上的时候,大侠拿酒的手有点颤抖。

“我来找你了”少年在大侠身边站着。出于礼貌的缘故,剑好好的收在剑鞘里。

“来喝酒,喝完酒在和你打。”

大侠看着少年装作镇静得举起酒杯大口的喝了一口,结果还是呛得不行。

“嗤”大侠借着酒杯隐着自己的笑意。

少年的脸又红成一片,不只是呛得还是怎样。

意料之中,少年背着剑踏着夕阳离开。

“我还会回来的!”

这位少年人有点傻,似乎还钱多……

挺有意思。

“大侠!”

“大侠!!”

“大侠我又来找你了!”

少年长成了少侠。

大侠的金库填了不少。

“大侠,请指教!”

少侠端正立在大侠身边。

“喝酒。”大侠歪着头看着眼前人,点了点酒杯。

少侠一饮而尽,只是耳垂有些微红。

大侠的友人正巧撞见,轻呼一声,捂着嘴坐在了大侠身边。

少侠挠了挠头,有些不太自在。

大侠微笑。

“你先等一下吧。”

“好!”少侠看了眼大侠的友人,稍稍欠身。

“没有说你。你好好吃,我先走了”大侠起身,拍了拍少侠的肩膀,对友人点了点头。

少侠的脸腾得红了起来。

……

“他是什么人啊?”友人凑到大侠身边,“你不是不喜欢别人动你的东西嘛?他喝的可是你的杯子诶。他是谁啊?”

大侠冲友人眨了眨眼。

“童养媳。”




低落的裘克|ω・)


    红色的小丑提着火箭筒。
    金属制的义肢叩击着地面,却没有了往日的清脆。
    大门的光亮在远处闪着,他却没有了再追击的欲望。
    快走吧,快走吧
    伸手将冒着火星的狂欢椅扶正。
    身躯都埋进了软软的坐垫中。
    白蓝相间的火箭筒带着点点发黑的血迹,红色的火箭头染了锈斑。
    自从电锯丢失了之后,只有这火箭筒一直陪着他。
    拍了拍自己的老伙计,将它摆在了身边。我好像,只有你了。
    来人似乎并没有掩饰自己脚步的声音,嘻笑着在狂欢椅周边窜来窜去,极尽挑衅之姿。
    他知道来者是谁。
    那个带着球的小子。
    那个把自己耍的团团转的家伙。
    滚开!裘克发出威胁的声音,他摆了摆双手,却并没有起身的意思。
    “嘘嘘!!”前锋吹着口哨,眼神尽是挑衅。甚至还冲裘克摆了摆手,把所有想到的动作都做了一遍,“来抓我啊!”
    裘克只是把手搭在了火箭筒上,就看见那个小子带着球瞬间跑走了。
    嘁。
    红白相间的小丑仿佛和狂欢之椅融在一起。
    即使带着微笑小丑的脸,也不能掩饰自己的疲惫与失落。
    都走吧,都走吧
    周围除了草被风吹动的声音,再无其它。
    粗砺的手套摩擦着脸颊。
    抱歉我只是太累了。
    让我休息一会吧。

    然后小丑就被放飞了

cp22痒痒鼠_(:з」∠)_